第一六〇四章 朝死里逼

    第一六〇四章朝死里逼

    “您怎么不说,信水流,得永生呢?

    这话你都信,你这是,真的准备好家破人亡了吧?”

    此时,有些鲍家的高层,气急败坏,言语之中,对林西已经有些不敬。

    事实上是,假如没有水流西的出现,他们也许只落得个流落街头,失去家园。

    然而此时,他们不但要失去酒坊,更要赔偿加盟商的五万五百亿的加盟费。

    整个家族,所有人卖了,也凑不齐这笔星币啊!

    林西和鲍老爹,昨天回来的时候,大家还都惴惴地希望,水流西大造师,能够力挽狂澜,至少连夜能够酿造出第一批英雄血来。

    但是,这家伙一进密室,倒头就睡,直到现在,竟然还赖着不起床。

    金湎那吸血鬼马上就要来了,加盟商已经在临街的铺面之中等着,要个说法,究竟有没有英雄血,没有就退钱,几乎要开始硬闯后院了。

    “哼!

    这是没有办法了,睡个好觉,准备用命偿债了吗?

    或者拿出英雄血的方子,也可能打发得了那些加盟商。

    只是不用我们赔偿就好!”

    啪!

    鲍老爹此时怒极,直接一巴掌就扇在这个后人脸上。

    “你特么的在说什么?

    水流大造师,那是你能羞辱的?

    这酒坊,本来就保不住了。

    是水流大造师,给了我们希望。

    是你老祖宗我,没守住星卡,被人盗了。

    你现在将一切罪过,推给水流大造师?

    人,是这么做的吗?

    你们这群没良心的东西。

    前天恨不得叫水流大造师爷爷,现在恨不得人家交出英雄血的方子。

    为的就是保住你们这群畜生的酒坊,让你们不至于流浪乞讨?

    你们不满意,现在就滚出我鲍家。

    我鲍家没有这种忘恩负义的血脉。

    再特么给我哔哔,直接宣布脱离鲍家。

    酒坊是老祖我建起来的,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一个个的,好像酒坊是你们的似的,要不要脸?”

    挨了巴掌的这个后人,也是属于活了七八百万年的老古董了,后辈子孙也有不少。

    此时挨了一巴掌,早就憋着的郁闷之气,彻底爆发。

    “这是你说的哈!

    既然这酒坊,没有我们的份,那债务也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我这一支,现在就脱离鲍家,自成一支。

    鲍家以后发财倒霉,跟我这一支,没有

    任何关系!”

    鲍老爹气得一口淤血喷出,眼看就要倒地不起。

    其他子孙,连忙上前扶住,怒喝那个白眼狼。

    “鲍春福,你特么想干什么?

    想把老祖宗气死是不是?

    鲍家危难之时,你要抽身走人?

    来,把这几百万年,你们吃喝用度,置换肉身的,各种强大自身的费用都留下来再走。

    白眼狼,春福,你就是一个蠢货!”

    鲍春福冷笑:

    “不是我不要家族,是老祖撵我们出去。

    你们什么决定我不管,我这一支就此离开。

    至于这么多年的各种费用,要我还?

    他做祖宗的,就是这么要求后辈子孙的?

    人家谁家不是给后辈传承偌大资产,到了我这里,要还回去?

    当初是特么谁贱的不行,生养下我来?”

    鲍老爹此时颤抖着抬手。

    “滚……滚吧……

    从此你这一支,不要再姓鲍,我就当当初,没有繁衍过你这一支……”

    鲍春福毫无悔意,冷笑一声,立即呐喊一声,就有大批的男女出现,大包小包地收拾停当。

    原来这鲍春福一支族人,早就准备好了要脱离鲍家了。

    众人有些对林西不满的,也觉得这鲍春福做得过了。

    “吱呀——”

    此时密室的门开了。

    睡眼惺忪的林西揉着眼睛出来了。

    伸了个懒腰,惊讶地看着对峙的两方。

    看到鲍老爹奄奄一息的样子。

    赶紧上前讶异的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晚上就成这样了?”

    一个和鲍老爹感情很好的美貌女子,此时含着眼泪,将鲍春福的所作所为,大略讲了一遍。

    林西听了,也没多大反应。

    淡淡地看了一眼满不在乎,随时准备离开的鲍春福。

    “写个字据吧。

    有些人叛宗灭祖,违背人伦,无非是因为家族遭逢劫难,想要脱身事外。

    这很正常啊!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嘛!

    写一个字据吧,不要到时候,有些人抹着脸,跪求认祖归宗。”

    鲍春福此时,看着林西,觉得这傻小子,有些不同。

    但是想一想,也许这会儿,金湎正在赶来收酒坊的路上。

    店铺之中,叫嚷要么给酒,要么还钱的加盟商,还在堵着。

    这家伙除了拿出酒方子抵账之外,还有什么办法,让鲍家脱困?

    酒方子到了加盟商手

    里,相当于一次性买断专利,傻小子以后都不能用这个方子酿酒了。

    鲍家还有什么前途?

    趁现在裹挟了一批资产离开,或者还能勉强在天机城之中混下去。

    等金湎一过来,想走都估计得搜身了。

    鲍春福冷笑一声,立即取出一个影音装置,对着屏幕大声录像留声。

    “我鲍春福,自今日起,脱离鲍家,永不回归。

    鲍家所有财产,所有债务,与我鲍春福一支后人,概无关系。

    我这一支,也将改姓春,之后我名春福,我一支后人,全部不再姓鲍!

    留此影像,以为证据。

    如有反悔,天打雷劈,举家全死!”

    吼!

    神国之中,无数的鲍家后人冲出来,对鲍春福一支咆哮诅咒。

    但是鲍春福脱离苦海,正自轻松。

    不屑地对着那些诅咒他的族人怒吼:

    “你们一个个才是蠢货,我要走了,祝贺你们今晚流落街头!”

    说着,领着他这一支子孙,冲进了院子。

    而此时,外面冲进来大批的打手,一群是加盟商,一家出来三五个,也是好几百人。

    但是,刚进来的金湎,此时领着数以千计的壮汉,正好堵着鲍春福一行。

    金湎当然不会让他们随意离开。

    “脱离了鲍家?

    想的真美。

    包裹里带着什么?

    戒指里藏了什么?

    都给老子待在这里,等待搜查。

    有人想跑,直接小腿削折!”

    金湎对着神国,大声叱咤。

    “鲍老爹在吗?

    我是金湎,来要账的,九百九十九亿星币,准备好了没有?

    没有,今日可是要将你酒坊,收了抵账!”

    鲍春福此时急眼了。

    “金大少,我已经不是鲍家的人了,你们之间的借贷,和我有什么关系?”

    金湎乜斜一眼,直接甩了一下下巴。

    几个壮汉立即上前,几脚将鲍春福踹到。

    咔嚓咔嚓!

    两条小腿,直接粉碎。

    鲍春福翻滚哀嚎,杀猪一般惨叫。

    他的后辈,一个个变色,但是没有一个敢上前救护他的。

    “麻痹的,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敢和金总这么说话?”

    此时,神国之中,走出大群的鲍家族人。

    鲍老爹在后辈的搀扶下,颤巍巍地下楼。

    大喘着气对金湎道:

    “金总,您这是真要将人朝死里逼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EC开元棋牌有机器人吗_开元棋牌斗地主_mg开元棋牌怎么玩网(http://www.ecpoc.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