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到来

    “小九儿,唱个曲儿!我听你姐姐说,近来你和那些小女孩子们学了不少歌儿,唱的欢快着呢。”

    沧澜江边,林宁和小九娘一人一个小马扎,并排坐着钓鱼。

    两人中间,一条半人高的大黑狗懒洋洋的趴在地上,时不时用脑袋蹭一蹭小九娘的脚丫。

    听闻林宁之言,小九娘也不羞怯,还端正做好,昂首挺胸,清了清嗓子,唱道:

    “团结就是力量!”

    “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刚还强!”

    待看到小九娘有力的挥动着胳膊,唱的愈发铿锵带劲时,林宁实在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刚一笑出口见小九娘红着脸停住了歌声,就赶紧道歉道:“对不住对不住,小九儿,姐夫可不是笑你唱的不好,你唱的太好了!只是平日里姐夫只听过臭男人们唱,还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劳动歌曲儿!”

    小九娘闻言,将信将疑的看着林宁,道:“真的?”

    林宁连连点头,道:“真的真的!”

    小九娘抿嘴笑道:“那姐夫还想不想听?”

    林宁义正言辞道:“当然想听!”

    小九娘嘿了声,继续挥舞起小拳头,大声唱起来:

    “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刚还强!!”

    可怜林宁面上需要保持伟光正的表情,肚子里差点笑出肠绞痛来。

    太萌了!!

    好不容易等小九娘唱罢,林宁缓缓出了口浊气后,问道:“小九儿,这是谁教你的?”

    小九娘笑的甜甜的,道:“是二丫她们,她们和家大人学的。”

    林宁笑道:“二丫她们的衣裳和饭还被家里人收起来给弟弟么?”

    小九娘哼哼道:“谁还敢?我们青云门……”

    似发觉说漏了嘴,小九娘一下捂住口,大眼睛滴溜溜的看向林宁。

    林宁哈哈笑道:“阁下原来就是青云门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掌门,失敬失敬!”

    “咯咯咯!”

    小九娘欢笑问道:“姐夫,你怎么知道的?”

    林宁笑道:“大名鼎鼎的青云门,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小九娘又不傻,羞赧道:“姐夫啊,人家玩过家家嘛!”

    林宁摇头道:“这可不只是过家家,你们在一起相互帮助,一起鼓励,一起学习,很了不起的!”

    小九娘面色也认真严肃起来,点头道:“嗯,姐夫,我们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既落江湖中,就要以义气为先!”

    “哈哈哈!”

    林宁大笑罢,见小九娘眼神不善,忙道:“鱼儿上钩了!”

    说着,一拉鱼竿,一条尺许长的江鱼被拉上岸来。

    大黑狗见之高兴坏了,一下从地上蹿起来,连蹦带跳的扑向江鱼。

    小九娘也欢喜,连声叫道:“小灰灰,不准偷吃!小灰灰,这次再偷吃,仔细你的狗头!”

    后一句是平日里宁南南吼大黑狗的话,眼见大黑狗狗眼狡黠,张开嘴要将大鱼叼跑,小九娘气的跳脚教训道。

    好在,她身边有一个宗师境的姐夫,即使林宁这宗师再水,总还能对付的了一条抢食的狗。

    手中鱼竿轻轻一抖,鱼线就缠住了小灰灰的狗腿,往后一拉,小灰灰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回头狗眼哀怨的看着林宁,求饶狗命……

    小九娘到底还是更在意大黑狗一些,听到它一声惨叫,唬了一跳,忙上前去看,林宁笑道:“不妨事,我有分寸。”

    不过小九娘还是小心的帮大灰灰解开鱼线,气呼呼的点头它好大一颗狗头,教训道:“再偷吃,再偷吃下回我就不管你了,让姐夫把你吃了!”

    这大黑狗可能真的要成精了,听完这话居然打了个哆嗦,然后将头埋在小九娘的脚边,一边“呜呜”委屈哭,一边摇着尾巴撒娇。

    小九娘看了自然心软,正想哄它,却被林宁一脚踢进沧澜江里,然后就看到刚才还“嘤嘤嘤”的大黑狗,一个激灵下“嗖”的一下蹿回岸来,眼神惊恐的看着林宁,似乎在怯怯发问:“哥,狗子犯什么错了?”

    林宁懒得理会这条癞皮狗,对小九娘道:“小灰灰让你姐姐调理的,可以生扑野猪,你还担心它?不管它了,让它自己去山里捕猎吧,姐夫给你做烤鱼吃。”

    在伙伴和美味中间,小九娘没有犹豫太久,就果断的选择了美味。

    小灰灰一步三回头,也没等到喜滋滋的小主人的挽留,“汪汪”叫了声后,撒腿远离。

    不过没等它跑几步,就猛然一个刹车,四个狗爪子甚至在地面上划出来几道浅沟,然后掉头就想逃。

    然而到底晚了一步,一个扎着冲天鬏的小身影如风一般从沧澜江上游狂奔而来。

    路过狗眼骇然的小灰灰时,连看都未看一眼,一脚踏在狗头上,小灰灰强壮可搏狼斗虎的身子,便“pia”的一下舒展在地上,狗眼里满满都是怀疑狗生的金星……

    昏迷前听到那道令它狗胆抽搐的狂笑声:

    “哇哈哈哈!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表哥烤的烤鱼我最爱吃啦!”

    “宁南南,你走开!!”

    ……

    三日后。

    青云寨山脚下。

    包括林宁、田五娘、皇鸿儿、东方伊人、吴媛、法克大师甚至星月菩萨在内的青云寨一干在家的宗师高手,并十五位金刚寺僧人,分列而站,看着秦林古道上出现的三十名师太,和二十八位僧人,每人身边都放着一个楼车,里面装满了麻包。

    那是金刚寺和星月庵积攒多年的粮食,显然,这并非所有。

    而相对于粮食而言,这五十八名宗师,才是一股足以令天下震惊的强大力量!

    不过,林宁的目光却并未在他们身上,而是看着随意站在一角的朱雀,道了声:“辛苦了。”

    随着这句话,朱雀奔波千里当牛做马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抿嘴一笑。

    如同熟透了的秋实,艳丽娇媚。

    在妙秋师太森然的目光下,法克大师收回了眼神,干咳了声,道:“诸位师叔祖,太师祖……还有诸位外师叔祖,外太师祖……”

    看着一众瞬间黑了脸,心里必然暗骂哈卖批的老尼,林宁对这花和尚也是无语了。

    难道妙秋师太是他的外子,人家的师叔祖就是他的外师叔祖了吗?

    好在,妙秋师太靠谱些,挺着好大的肚子一巴掌拍在法克的光头上,好大一声“啪”,法克被打后唬了一跳,忙道:“想打想骂容易,你先言语一声,我低下头你再打啊!万一抻着了怎么是好?小神医,小神医!快来看看,快来看看!”

    虽然妙秋师太羞恼的满面通红,不过看了眼面色舒缓的一众老尼,林宁还是上前,给妙秋师太诊了诊脉,道:“就这两天便要生了,师太切莫再动怒。不然,生出个怒目小金刚出来就坏菜了。”

    “噗嗤!”

    搀扶着妙秋师太的玲珑没忍住笑出声来,与林宁眉眼交缠了下赶紧垂下头。

    林宁笑了笑后,转身对一众来客道:“两座佛寨已经建好,素斋也已经准备妥当,诸位远道而来,不如先去落脚。有什么事,休息好后,或者待普泓神僧和天虹神尼到了后,大家再议。”

    金刚寺和星月庵除了宗师高手外,普通高手乃至不通武功的僧尼亦有众多,他们还在后面。

    初来乍到,这些僧尼们心中防备之意极重,自然不会在此交心。

    将装粮食的楼车交给青云寨后,一起施了佛礼,跟随法克夫妻前往了佛寨。

    他们并不会真的休息,只是先看看落脚地,然后还要千里往返,去搬第二趟粮食……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EC开元棋牌有机器人吗_开元棋牌斗地主_mg开元棋牌怎么玩网(http://www.ecpoc.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