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未完成的承诺:一起泛舟去看荷花盛开的盛景!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云不留将稷谷和大豆收割,存放到小竹楼的二楼,这样就能保证谷子的干燥性,不用担心它们会发生霉变。

    同时将狩猎回来的猎物,吃不完的部分进行腌制,挂到小竹楼廊外晾着,制作成肉干,或者熏肉,又或者存到冰窖里去。

    他准备这个冬天就窝在家里猫冬了,抱着仙子老婆热炕头,这种日子想想就觉得美滋滋。

    至于几头小兽,小毛球依然没什么变化,还是那般大小,云不留已经确定,它应该是永远长不大了。

    而小虎崽,如今已经有了些许大虎的威势,如果它把那根老是喜欢翘起来摇两下的尾巴放下来的话,威势会更增几分。

    三米多长的身子,加上尾巴,估计有五米多了,小鹿崽虽然如今已经长大,但已经不敢跟它嬉戏了,因为这货下爪子没轻没重的。

    云不留也在有意识地培养它的狩猎天赋,只是这夯货已经习惯了不劳而获,连被小鹰崽比下去,它都一点不介意。

    小鹰崽如今已经是一头成年的大鹰,哦不,大雕。

    很惭愧,云不留直到在安然地提醒之下,才意识到自己一直误会小鹰崽,其实它不是小鹰崽,而是小雕崽。

    现在已经是只大雕了,云不留很想给它取名叫‘沙雕’,但被安然拒绝了,觉得不够气势,然后给了它一个‘大风’的名字。

    大风起兮云飞扬,想想都觉得倍有气势。

    大风如今的块头比它当初的老子还要庞大几分,翼长更长,张开来有五米多。这都是一直以来用那些变异巨虫喂养,以及他往它体内注入风属性能量进行培养的原因。

    安然说它其实还未成年,还能继续成长。

    不过让云不留觉得有些遗憾的是,他的体重也在增长,特别是源炁被细胞不断吸收之后,他的各项机能都在进化。

    因此他的体重也随之增长,使得大风想要驮起他,在空中自由翱翔,依然还是有些力有未逮的感觉。

    小团子如今也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小团子,身高接近两米,坐在那里像一座小肉山,小毛球早就已经推不动它了。

    当初将它当成球玩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

    乳牙早已换掉的它,如今几乎把那片竹林当家,除了睡觉的时候会爬回小竹楼之外,其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竹林里找吃的。

    春天是它最开心的日子,竹林里的竹笋被它祸害得不成样子。

    至于小鹿崽,如今已经开始长角,显然是一头公鹿,它的母亲在春天来的时候也没有回去鹿群。

    也不知道是不想离开这里,还是需要休养一两年才能再生崽。

    云不留并不知道,马鹿的交配季节,其实不是春天,而是秋天。

    这个时候,池塘里的莲藕,也到了采收的季节。

    云不留原本想要去采收一番的,但被安然阻止了,她说她喜欢看荷花盛开的样子,大湖对岸的荷花太远,池塘里的近,这样挺好。

    听到她这么说,云不留便决定,趁这个秋冬季节,在湖畔弄个小码头,然后打造根小木船,明年带它去湖对岸看荷花盛开的美景。

    以前以为湖中隐藏着一块大佬,没想到会是大佬的骸骨,所以他一直不敢下湖。其实这样也挺好,都是运气使然。

    如果没有这座大湖挡住他的去路,也许他会一路顺河西去,然后一头扎入那个两河交汇之处,进入大蛇村守护神,那条超级巨蟒的老巢里去。想想那个画面,云不留便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而且,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就不会收养小白,就不会在这里收留小虎崽和小团子,更加不会抢到那颗宝珠,也无法得到那座石碑……

    也不会在这里碰到安然和安安,更加不可能和她成为夫妻。

    冥冥中仿佛有种天注定的感觉,让他对这里生出了一种归属感。

    他觉得,如果自己没办法回到原来的世界,那么在这里终老,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个秋天,云不留大部分时间,都在用当初开凿石梯时落下的那些石块,打造一个湖畔小码头。

    一条石头铺成的小路,从石梯那里斜斜延伸向湖边,然后在湖边筑起一条石坝,再在湖中打入几根巨木桩,上面铺上木板。

    木板是用刀劈出来的,厚达十寸,足够厚实。

    在他盖房子的时候,他是想过用锯子的,不过他的蛮力太大,锯子给他用起来不怎么耐用,让他颇有些无奈,只能改用刀。

    也因此,木材被浪费了不少。

    好在这片大森林里,其他东西或许难找,但木材,放眼皆是。

    当小码头落成的,已经入冬。

    他开开心心的开始打造小木船,还想着,在小木船上加个盖,用兽皮缝制,这样可以遮风挡雨。

    安然身子有些弱,他觉得这是她重伤的后遗症。所以不能让她淋到雨,免得出现感冒发烧这种事。

    一切都计划的很美好,但噩耗来的却有些突然,突然到云不留有些猝不及防,手足无措看着面色灰败,口吐黑血的安然。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快好了吗?”

    云不留颤抖地擦拭着她嘴角溢出的黑血,只是越擦越多。即便是身为男人,可泪水却像绝了堤的洪水似的,止都止不住。

    看到他无助的像个孩子似的,她有些心疼,幽幽轻叹道:“请原谅我的自私,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当初之所以答应和你成亲,也只是想让更好地照顾安安……”

    “别骗我,你选择了留下!”

    她笑了起来,“是啊!后来慢慢的,也就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喜欢被你宠着,喜欢看你傻笑,喜欢看你自吹自擂,喜欢看你意气风发如少年郎……当所有喜欢都汇聚在一起,我就舍不得了。”

    她抬起手,想要轻抚他的脸,他赶紧把脸凑上去。

    “别伤心,其实兄长离开的时候,给了我一颗凝神丹,还有一篇兵解咒。这一年来,我都在默默用神识修行这篇兵解咒。它可以让我在身体兵解之后,能量汇聚到神识当中,然后再寻找一个躯壳来代替我原本的这具身体,算是另类的转世重生吧!”

    “有后遗症吗?你准备好躯壳……”

    云不留有些说不下去,这个世界,有比她更完美的躯壳吗?

    “转世到那些原始人身上去吧!我不介意的。”

    听到这话,她笑了起来,末了道:“兵解其实也是一种另类的超脱之法,在修行界,未来的路子也有许多条,但想要拥有实体,就必须找一个躯壳,但进入躯壳之后,意识会进入蒙昧状态。这个时间不知道要多久,也许三年五载,也许十年八载,我也说不准。”

    她说着,伸出手来,“抱我去小树林后方的那片旷野吧!我想去那里进行兵解,我体内一直压制着的剑气,要是在这里爆发出来,这里非变成一片废墟不可。”

    云不留抱起她,朝着崖下冲去,小毛球身如闪电,在后面跟随。

    安然低声道:“那篇兵解咒,我放在枕头底下,背面有几处标注之地,是这片破灭之地里残留的传送法阵位置,是我兄长留下的。他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将那些法阵破坏,让这片天地彻底脱离那些幕后大能的掌控,变成一片自由的天地。宇宙星空很大,无穷无尽,没有传送法阵的话,他们想要寻找到这里,几无可能。”

    云不留点着头,甩得泪水乱飞。

    飞速来到那片旷野,才刚放下她,她就催促云不留离开。

    才躲进小树木,安然的身体便开始分析,一道道如丝线一般的玄光冲她体内冲出,瞬间就将她的身体分割成尘泥。

    空气中,只留下她的一道余音:“别难过,我会回来的,你可是答应过我,要陪我一起泛舟去看荷花盛开的盛景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EC开元棋牌有机器人吗_开元棋牌斗地主_mg开元棋牌怎么玩网(http://www.ecpoc.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