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山木对杜图南所有的不满和轻视,在一瞬间全部变成了同情和同病相怜,他起身拍了拍杜图南的肩膀:“图南,我错怪了你,现在郑重向你道歉。”

    杜图南本来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强忍着眼泪,故作坚强,被方山木一安慰,忽然转身抱住了方山木,放声大哭:“我怎么这么倒霉?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么惩罚我?我不想不孝,我也不想逼她生孩子,可是人结婚了,不生孩子又总觉得哪里不对?我到底该怎么办?”

    “真是一个活宝,还没有成熟,都32岁了!”成芃芃看不下去了,捂住了眼睛,“男人,呵,男人。女人是天生有生孩子的功能,但生不生总得有自主权吧?不能说为了满足你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就得委屈自己?”

    “你闭嘴!别闹!行了!”方山木回身瞪了成芃芃一眼,“你懂什么?对女人来说,孩子才是最亲近的亲人。生下来的孩子又不是别人的,他会叫你妈,是你一辈子割舍不了的骨肉。”

    杜图南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喊得肝肠寸断,可见是真的伤心欲绝了。

    “方哥,我的亲哥!我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和她提出了离婚,我不是真的想要离婚,只是想威胁她,希望她能改变主意,我夹在父母和她中间,我太难了!第一次她不同意,我赌气提出第二次,她还是不同意,我继续赌气提出第三次,她同意了,她竟然同意了!我以为她和我一样是故意气我,到了民政局领了离婚证才醒悟过来,我们是真的离婚了……哇,我后悔离婚了,哥,我想和她复婚,她又不同意!我该怎么办呀哥?”

    对于意外收获一个弟弟,方山木并无感觉,主要也是他见多了在喝多后冲动中以及利益驱动下一口一个哥叫得亲热的,知道这些人在狂热状态过去后就会恢复正常,但杜图南的遭遇却引起了他的心情激荡,大起波澜,久久不能释怀。

    和他相比,杜图南的婚姻问题矛盾更冲突更强烈,虽然特殊,但在年轻一代中,也很有代表性。远的不说,就说方山木原先公司中,就有几对90届的夫妻因为生孩子问题经常吵闹不休,甚至于影响到了工作。

    不过作为80届的夫妻,或许是从小在国外长大的缘故,杜图南的前妻对小孩天生的排斥心理,也算是比较少见的。而杜图南为了孩子,为了满足父母的心愿,做出的让步和牺牲,非常巨大。方山木扪心自问,如果换了是他,恐怕做不出来这么一忍再忍一退再退的事情,早就离婚了。

    他和盛晨的矛盾,是在日常生活中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日积月累,终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将他们二人都卷入了其中,再也无法自拔。有人说,女人如果生活中总是因为一些小事而莫名其妙的发火,其实是积攒了太多方方面面的矛盾所致。

    有时想想,像杜图南和他前妻一样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一旦找到了解决方案,二人反倒有可能迅速复合。而他和盛晨,在漫长岁月中积累的裂痕,一旦破裂,就已经是千疮百孔,再也无法修补了。所以说,与其说他同情杜图南,反倒不如说,他还不如杜图南还有回头的可能。

    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一个突然暴病而亡的亲人,带给生者的痛苦巨大而震撼。而一个久病数年才死的亲人,生者的痛苦会相对轻一些。

    “别哭了,都多大的人了,松开,松开方叔!”成芃芃见杜图南哭个没完,用力拉开杜图南的胳膊,“一个大男人,有点出息行不行?天下好女人多得是,肯为你生猴子,不,生孩子的肯定也有不少,去吧,重新出发,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你还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

    “可是我忘不了她……”杜图南一把鼻涕一把泪,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还趁人不注意,将鼻涕抹在了桌子上,浑然没有当初的玩世不恭,“我觉得我一辈子可能只爱她一个人了,我对她一见钟情,不仅仅因为她长得漂亮,还因为她的名字也好听——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当时听她说她叫许问渠时,我脑子轰的一声就炸开了,就是她了,等了大半辈子的人就是她!”

    什么?不是吧?是同名还是真有巧合,方山木脑子也“轰”的一声,但没有炸开,只是觉得世界好小,他抓住了杜图南的肩膀:“你的前妻叫许问渠?她是不是也在京城?她长什么样子?”

    “她长得很漂亮……”

    “废话,漂亮的女人多去了,说说她的具体特征。”方山木听杜图南说完,和成芃芃面面相觑,半晌才说,“真的是她!成芃芃,你不是早就认识杜图南了,怎么会不认识许问渠?”

    成芃芃也很惊讶许问渠居然就是杜图南的前妻,她故意学许问渠的样子耸了耸肩:“可能是有些人就该认识,有些就不必认识吧,谁知道呢?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她一次!老杜,既然你前妻是许问渠,正好在你来之前,我们和许问渠有过一次正面接触,根据我和方叔对她的观察和初步形象,你还是忘了她吧,换一个愿意为你生孩子的爱人,比死守一个自以为是矫情事多的女人强一千倍。你觉得愚公通往幸福生活之路是移山快还是搬家快?”

    又劝了好大一会儿,杜图南才停止了哭泣,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去洗了脸后又回到会议室:“方哥,我本来打算消沉一段时间再说,成妹非劝我出来多走走多看看,说有利于缓解苦闷,我就过来应聘了。我今天表现不好,前几次爽约,也实在是提不起来精神,你别见怪。我现在的状态还是不太适合工作,就不拖累公司了,谢谢你们今天让我说出了心里话,真不知道对谁说。说出来哭了一气,感觉好多了。”

    “等等……”方山木叫住了杜图南,向他伸出了右手,“既然公司叫无限关爱有限责任,就有责任有义务对你表示关爱,同时你的人生经历又特别有代表意义,可以作为特例成为游戏中一个着名的关卡,我代表无限关爱公司欢迎你的加盟。”

    杜图南愣了愣,又一脸不情愿地握住了方山木的手:“方哥不嫌弃,我就勉为其难加入了。如果我不能为公司带来效益,到时直接和我说一声就行,我拍屁股走人。不过我丑话说到前头,加入公司,我不是为了什么事业发展,也不是为了赚钱,我纯粹是因为无聊,也是为了排遣心中的苦闷,还因为成妹说方哥是一个很有意思也很有故事的人,希望方哥能帮我过关。”

    方山木狠狠地挖了成芃芃一眼:“敢情在你嘴里,我成了两性情感专家,专门为别人解决婚姻家庭中的疑难杂症是不是?”

    “何止!”成芃芃眉飞色舞,嘴角飞扬,“方叔不但是公司的领导,还是我们的人生导师和精神领袖。”

    “别闹!天天就知道胡扯,赶紧工作去!”方山木本想严肃几分批评成芃芃几句,见成芃芃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像极了阴谋得逞的小女孩,顿时破功,又笑了,将手中的简历递给成芃芃,“我还有事,得赶紧回家一趟,这个人就录取了,你通知他下周一上班就行。”

    “杜图南,你也是,下周一上班。”方山木手机上好几条微信,不是盛晨在催促,而是在儿子在问几点过来,他就按捺不住了。

    “简历你都没看,太不认真了,你认真起来。”成芃芃还想再说什么,见方山木穿好外套,急匆匆推门出去,不由摇了摇头,“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是不是对男人来说,永远都是前妻好?”

    “你之前不是说方哥还没离,怎么就成前妻了?”杜图南双手抱肩,望着方山木远去的背影,“方哥和我们一样,是一个深情的男人,只可惜,深情不及久伴,厚爱无需多言,本是薄凉之人,何必用情至深?等方哥领证了,我和他好好喝一场,庆贺他恢复单身。”

    “今天哭开心了?”

    “哭得还可以,挺舒畅。”杜图南没有注意到成芃芃眼神中的杀意,还笑,“谢谢捧场。”

    “我警告你杜图南,你是离婚了,千万别怂恿方叔离婚。他的婚姻还能抢救一下,你别害他,成不?”成芃芃咬了咬嘴唇,眼神流露出复杂难言的情绪。

    “我害他?对他来说现在离婚是解脱,而且方哥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是不是离婚,他自己做决定,没人劝得了说得动。”杜图南转身抱住了成芃芃的肩膀,“成妹,你不是有点喜欢方哥,他要是离了,不正好称了你的心。”

    “去你的!别瞎说八道。”成芃芃推开杜图南,踢了他一脚,“喜欢又不是爱,喜欢不一定非要在一起。我对方叔的感情是纯洁的,只有干净而纯粹的喜欢,没有任何不安分的想法。”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婆子坏得很。”杜图南哈哈一笑,跳到一边,躲过成芃芃的追打,飞也似的跑走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EC开元棋牌有机器人吗_开元棋牌斗地主_mg开元棋牌怎么玩网(http://www.ecpoc.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